【翔润】重复

滴,末班车,赶上了

不是车,没车

生贺

标题想到更好的会改

不输给雨也不输给风的润润33岁生日快乐!

有点长

感觉结尾有些仓促

非科学性,慎

文笔渣


------------------------


樱井翔早上是被松本润拖起来的,松本润帮着实在睁不开眼睛的他穿衣服,洗漱,吃早餐。食物的香气让他逐渐清醒,然后他惊讶地睁大眼睛,“你这么早起?心情不差吗?”早起对于松本润来说就是折磨,早起的松本润,简直算一大奇迹。松本润犹豫了一下,伸手倒了杯牛奶递给樱井翔,“不差,我们今天有很多事要做,当然要早起。”早起还心情不差的松本润,又一大奇迹。

说起来,即使是周末,樱井翔还是忙得不可开交,原本他打算今天在家写总结的,但是几天前的晚上,松本润突然跟他提议去挖时间胶囊。被他这么一提,樱井翔想起来高中时候埋的时间胶囊确实还没挖出来,这是当初他们自己埋的,没告诉别人。再过没多久的三十号就是松本润的生日了,樱井翔有些苦恼,月底本来工作就多,本来想着三十号请假给他过个惊喜生日的,如果再花上一天在外面,怕是赶不上工作进度。

“非得花一天做这件事吗?挖时间胶囊用不了多少时间的。”

“之后还可以去找找校园回忆。”

樱井翔有点搞不懂他的想法,这些事情可以找更空闲的时间去做不是吗,最近的计划都是安排好的,打乱计划的话,自己会很苦恼。松本润看着愣神的樱井翔,有些心乱,他使劲扯出笑容看着还在为难的樱井翔,说“没关系的,我一个人去也可以。”

松本润是个摄影师,最喜欢的是自然风景和体现人情温暖的场景照片,相对于樱井翔,他的时间会自由很多,而樱井翔是个在大公司工作的职员,加上他积极上进,对待工作严谨认真,交出的结果每每让上司赞赏。渐渐地,樱井翔会被交代比较重要的任务,比如这次月底的总结。之后,他们接触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

“松润?”

樱井翔拍了拍松本润的肩膀。

“啊,对不起……你刚说什么了?”

“我想了想,觉得可以,我们只要及时回家,我工作还是能继续的。”

松本润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话题。


驱车开往学校的路上,两人一直没有说话。松本润只是盯着窗外,樱井翔只是认真地开车。当真正站在学校门口时,他们才发现它似乎废弃了很久,毫无生气。松本润握紧了手里的相机,拿起按下了快门,大概是职业病,松本润出门几乎都带着相机。幸好破旧不堪的教学楼还矗立在那里,似乎想尽最后一丝力气把怀念它的人带回那个青涩的校园时代,看着脏乱不堪的建筑,腐蚀得不像样的雕像,两人都感叹着时光的匆匆流逝。

“我记得好像在那个足球框正对面……”松本润指了指锈迹斑斑的足球框。

“嗯。往左数第二棵树。”

“我怎么记得是往右数第二棵树?”

两个人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又看了看足球框。

“嘛,都找找看好了。”说完樱井翔就朝树下走。松本润看着走在前头的樱井翔叹了一口气,跟了过去。

  

结果挖遍了也没找到。看着对方脏兮兮的脸,他们都笑出了声。

“sho桑,你还记得我们那时候的事情吗?”

樱井翔不太喜欢老是怀念过去的事情,不过有些重要的事,他还是不会忘记的。

“嗯,记得,我们暑假一起做作业,一起出去玩,有短时间还天天带你去游戏中心。”

“在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总要偷偷摸摸的,中午我们会在楼顶一起吃饭,出去的时候偷偷地牵手。现在也还是这样,一点也没变。”

“松润……”樱井翔内心有些不安,今天的松本润确实与平时不同。

“sho桑……”松本润坚定地看着樱井翔,“我们分手吧……”

樱井翔一下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以为他在跟自己开玩笑。

“别开玩笑了。”

“sho桑,我已经决定了。”

樱井翔皱紧了眉头,沉默了徐久,耳边没有再只传来一阵阵的蝉声。不知过了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因为热得头晕还是被吵闹的蝉声烦得头疼,樱井翔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回家去。

“回家吧。”

家?松本润觉得有点可笑,他曾经搬进去的时候兴奋不已,觉得他和樱井翔有家了,可以不用偷偷摸摸,后来他发现不管在哪里,想法不变,还是白费力气。


回到公寓,直到开了门又关上门,两人也没说一句话。最后还是松本润打破的僵局。

“我已经整理好行李了,这是最后一箱。”说完就去阳台提了行李箱。为了不让他起疑,竟然把行李箱放在了阳台,樱井翔知道,松本润一旦决定好的事情,不是说让他放弃就能放弃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走,这样至少双方都不会显得太难看。

“我们以后还能联系吗?”

“能,以后就是朋友。”虽然是松本润自己主动提的分手,但是他内心还是不想和樱井翔断了联系的。

“嗯……”樱井翔说话的语气有些发颤。

“一直以来谢谢你的照顾,樱井桑。”松本润提着行李走向大门,樱井一直盯着他,希望有那么一丝的生机,希望他能至少回头看一眼,但直到彻底地关上门,他才意识到这一切彻底结束了。他颓然地陷进沙发里,双手捂着脸。


他就这样从白天坐到了晚上,他想不明白,觉得一切都正常,没有吵架,也没有不和。他看了看周围,发现和平常差不多,没有太大的变化,他不知道是松本润带走的东西少还是他一直没注意到有东西有逐渐减少。他走进卧室,环顾了一圈,自暴自弃地躺在床上,想着昨天他们还躺在一张床上,他给自己讲有趣的事情,自己也认真地听。他们是高中的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他有点淡忘了,好像理所当然地他们就在一起了,他们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身边的好朋友。他们敬小慎微,害怕父母和老师发现,毕竟他们的关系是背德的。

恍惚间,感觉自己压到了什么,用手拿出来一瞧,发现好像是松润的东西。是个小小的浅紫色樱花挂件,记得松润有提起过,是相叶出去旅游的时候带回来说给他的。当时自己还有些吃醋,说

“相叶桑,就带给了你,我没有吗?哪有樱花是紫色的啊。”

说起相叶雅纪,是他们的高中同学,和樱井翔同班,比松本润高一级,更何况,他和相叶现在在一个部门上班,再怎么说也应该带给同班的樱井而不是松本啊。

“相叶桑说这种御守,可以向它许愿。”

“他相信有可能,你也相信这些?”

“又不是什么坏的东西,为什么不信,宁可信其有。”松本润朝他翻了个白眼。

躺在床上的樱井翔盯着眼前的御守,想着都这样了,死马当活马医,向它许个愿,反正没有比现在更差的情况了。希望我和松润能和好,能像今天早上那样也好,樱井翔这样想着手握着御守沉沉地睡去。


“sho桑,快起来了!”樱井翔感觉迷迷糊糊中听到松润在叫他,他想着,呀,这么快,梦里都有松润了,然后整个人被拖了起来。樱井翔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皱了下鼻子,使劲睁开一只眼睛,看到人的时候他吓得睡意全无,从床上蹦了起来。

“松润?!你回来了?”

“你在说什么,睡迷糊了?快点吧,我们还要出去的。”

现在的情况有点超乎想象,这算什么,樱井翔一脸震惊,昨天算什么,我做梦?还是现在我做梦。想着他掐了掐自己,随即传来的痛感像是在跟樱井翔证明现在不是在做梦。那昨天在做梦?樱井翔边穿衣服边想,差点把扣子扣错了位。洗漱完,看着松润在端早饭,而这桌上的早饭,分明和昨天早上的一模一样。

“松润,我们今天要出门吗?”

“嗯,说好要去挖时间胶囊。”

天,和昨天一样,这像电影一样的剧情是怎么一回事?樱井翔向来只相信科学,没想到有一天他自己亲眼见证了非科学性的事件。如果和昨天一样的话,那就还意味着一件事,今天松本润要跟他提分手。他想也不敢想再来一次他会是怎样的心情,但樱井翔又觉得这是一次机会,有机会挽救他们俩的关系。想得正入神的时候,松润递过来一杯牛奶,樱井翔提起了松本润早起这件事。

“松润,你……起这么早?”

“我们今天有很多事要做,当然要早起。”

“松润……有问题的话我们可以一起解决的。”

樱井翔有很多事情想问他,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后说出这话也不知道到底是对是错。樱井翔明显看到松本润手抖了一下,然后就只回答了一个嗯。

开往学校的路上,樱井翔心里十分焦急。他觉得再继续这样下去只是重蹈覆辙。

“我们先去另一个地方吧,时间胶囊不急着先去找。”

“但里面有重要的东西,必须先去。”

“……那我们来回忆回忆在哪里埋的。”

“好像在足球框正对面往右数第二棵树下。”

但是没找到啊,樱井翔心想。

之后的事情都跟昨天一样,胶囊也依旧没找到。

“我们找找看老师的电话吧,说不定老师知道什么。”樱井翔安慰着失望的松本润。

“没用的,老师不知道我们偷偷埋了东西。”偷偷这个词感觉重重的压在樱井翔的心上,昨天也是,昨天松本润也总提到偷偷摸摸,樱井翔有些觉得这一切的导火索跟这有着关联。

“sho桑高中的时候就是一个发着光的人,超帅气,当时很羡慕你,想着一定要成长成像你一样的人,现在看来我还是没有成为这样的人。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选择sho桑的,不过sho桑遇到的话,还是比我好的人比较适合。我觉得我们……”

樱井想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但他觉得没人能阻止得了松本润的决定。

“我们分开的好。”结果还是如昨天一般,分手收尾。之后发生的事情和昨天一样,回家,拿行李,离开。唯独不同的是,离开前,樱井翔对松本润说,

“松润,怎样的你都不要紧,樱井翔喜欢的是你。”

“喜欢还是爱?”松本润笑着对樱井翔说,樱井翔没有说话,只是眼睁睁看着他转身,离开。

樱井翔觉得自己是爱松本润的,可是又回想了一下,似乎从来没说过这个字。他们那时候互相吸引,除了性别问题有些犹豫,之后他们就理所当然地在一起,虽然不是一个大学,但也经常联系,感情并没有因此减少。直到工作,有了自己租的公寓,松本润搬过来住,这也很顺其自然,他对外宣称的时候也就只是说有室友和他同住。他想找个人帮他分析分析,到底他该怎么办,但是除了他们本人,没人知道他们在一起,至少现在的樱井翔是这么认为的。


第三天,他是自己起来的,他有点小期待,期望着今天还是昨天或者说前天,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松润在厨房做早餐,他悄悄走到阳台,看到了松本润的行李箱,他想着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有所突破。松本润没看见樱井翔去阳台,也没有起疑心,只是让他换好衣服,吃早饭,一切和前两天发生的别无二致,然后樱井翔又被松本润甩了,松本润提着行李离开后,樱井翔决定悄悄跟上去,他要仔细瞧瞧松本润会搬到哪里去。乘着出租尾随其后,车停在了一个小公寓楼下,这公寓很是眼熟,突然他想起这是二宫和也的公寓,说起二宫,高中时他一直喜欢和松本润待在一起,出出入入的,别人都以为他们是兄弟,二宫也确实跟同学说他们是表兄弟,不过在一起玩的几个都知道他就是在跑火车。于是他决定了,他要从二宫方面入手。

第四天,樱井翔决定先装个头疼,拖延个时间。一听不舒服,松本润急坏了,立刻就去找医药箱,可惜没有治头痛的药,药都被樱井翔藏了起来。松本润匆匆交代完好好休息就出去买药,樱井翔乘此机会给二宫打了个电话,现在有联系的高中好友也就二宫和相叶了,电话响了很久依旧没人接听,于是他又打了几个,结果都被挂断。他决定换个人试试,随即拨打了相叶的电话,相叶倒是刚接通就接了。

“喂,樱井桑,有什么事情?”

“相叶桑,nino的电话打不通,你能联系他吗?我有急事。”

“啊,那我帮你问问,等会儿联系你。”

……

“樱井桑,他不是很想接你电话,不过他说他有条件,你要是愿意的话,你打他电话就好了。”

感谢完相叶,立马拨通了二宫的电话,对方语气平和淡定,应该是猜到他要打来。

“你们两个真是笨蛋,都别扭得要命,小润真是栽在你手上了。”

“我还没说我要干嘛……”

“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出你们俩在一起很久了,相叶都能看出来,你还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

“nino,我现在不能和你说太多,我们约个时间地点,我们聊一下可以吗?”

二宫答应了,并选在了一个离他公寓较近的便利店。挂完电话不久,松本润回来了,又是倒水给药,又是烧粥喂粥的,樱井翔乘机把药丢了。虽然这几天重复着分手的戏码,但他能明显感觉出他们是相互喜欢的,他现在需要明白的是松本润提出分手的真正原因。要弄明白的话,首先最主要的是,不要再重复同一天了,不然事情始终无法得到进展。仔细想来,第一天分手的晚上,他向那个御守许了个愿,他当时不太相信这样一个小挂件,现在他不得不信了。他又打了个电话给相叶,问他关于这小玩意儿的来历,相叶说这就是个姻缘的御守,听说很灵才带给松润的,许愿诚意最重要,让他可以试一试。没办法,现在也只有试试了。


第五天的时候,樱井翔是被松本润拖起来的,见这阵势,樱井翔觉得有些精疲力尽,没有发生改变,还是这样,去学校,找回忆,分手。松本润看着这样的樱井翔,有点担心又有点伤心,递了牛奶给樱井翔问,

“头疼没好吗?”

这一句话把樱井翔彻底弄精神了,他有些害怕,紧紧抓着松本的手,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之后反复确认,他终于意识到这样一件事实,时间又开始流动了,不过随即他又有些苦恼,因为今天他还要被甩一次。结果,不出所料,傍晚时分,樱井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给二宫发了个短信,找他出来见面。晚上,他来到约定好的便利店,等着二宫,没多久,一个穿着宽松T恤的瘦小男生走了进来。

“他现在在你家吧。”

“是啊,不过不是我说,你们俩成现在这样,大部分责任在你。”

“所以找你帮忙啊。”

“你们俩个就是别扭,尤其是小润,他不愿意说。就高中说起吧,你真以为我们看不出?偷偷摸摸多少年了,明明白白告诉谁了?高中不愿意说,我们可以当你怕被父母老师教育,你现在成年多久了还是不说,难道怕你公司知道你性取向有问题,呆不下去?我觉得我说得再多,你自己明白才是最要紧的。”说完二宫和也就直接走了。

回去之后他一直不断地重复思考二宫的话,回忆着之前的几次分手,发现二宫所说确实好像有切中要害,他以为这样做是保护了彼此,没想到适得其反,反而更加伤害了松本润,之后他彻夜未眠,想了很多,思考了很多,周一正式上班的时候,重重的黑眼圈把相叶雅纪都吓了一跳。之后的一周,樱井翔反而拼命工作,加班加点,相叶有些担心,他每天把樱井的情况都告诉二宫与松本润,看着一脸忧心忡忡的松本润,二宫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一头钻进了游戏的世界。


这一天是八月三十号,松本润生日。

“早上好,小润,生日快乐!”二宫搂过松本的肩膀朝他喊。松本润想笑,这没准就是跟相叶学的,十点多的时候,二宫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完后,有些严肃地看向松本润。

“怎么啦?”

“小润,刚刚相叶打电话说,一早樱井没去上班,相叶去找他的时候,发现他晕倒在客厅的地板上,他现在在樱井家里。”

刚说完,松本润就冲了出去,二宫随即在手机上回了个OK。松本冲进了樱井家,二宫带着看好戏的表情跟在他身后,房间里没见一人,连灯都是关的,他有点惊讶。突然灯亮了,樱井和相叶跑了出来,手里捧着蛋糕。

“生日快乐,松本润先生!”

松本润突然意识到他被耍了,立刻想揍樱井翔一拳,可是被二宫拦住了。二宫一边安抚他的情绪,一边让使眼色给樱井翔。

“松润,我想明白了,我以为的保护其实是在伤害你,今后,我们一起面对一切。我们不是偷偷摸摸的,我们大大方方明明白白地展现给他们看,我们可以幸福地走下去。”

樱井翔跑进卧室,拿出了个变形的铁盒,这是他们的时间胶囊,是从樱井翔曾经的老师那里拿到的,听说是他们毕业两年后,学校翻土种花的时候找到的,看着上面的名字,老师记起了前两年自己班里学习优异的那个樱井翔,本来想着有机会还给樱井翔的,结果自己给忘了,前几天找他的时候,他才想起有这件事。

“松本润先生,生日快乐,我爱你。”

“樱井翔先生,我爱你。”松本润什么也说不出了,现在唯一能说出的,也就这句话了。

新的一岁,新的开始,一切都是美好的,不是吗?


评论
热度(24)

© 未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