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润】长大

第一次写同人文
有点长
给自己的生贺,撒花 (*≧▽≦) !
可能有bug,后面有点乱。


——————————————————


樱井翔从小就有个朋友,叫松本润,但其实他们的关系比普通朋友要来的深。他们的父母是好朋友,所以家搬的也比较近,大概从大门口出发直走,拐弯走5分钟就到了。他们总是互相串门玩或者一起出去玩,如果有几天不出去玩了,妈妈反而会过来问:“今天不找小翔(小润)玩了?”他们比起普通朋友,更是青梅竹马,也总把有趣的事情和对方说,什么足球比赛赢了,路边的樱花树开花了……只要一方愿意讲,另一方也会认真地听。

在松本润眼里,樱井翔是个闪闪发光的人,不管是从课业还是受欢迎的程度都是一等一的。他们在一个学校读书,他比自己大一岁,虽然在不同的年级,但总能听到樱井翔的名字。比赛获奖全校通报表扬的时候,上体育课女生尖叫着并喊樱井君的时候。他总是很优秀,优秀得让人羡慕,相比之下,松本润觉得自己是一个极其普通,甚至有点差的学生,对于课业,自己不算上手甚至偏科,所以总会去找樱井翔教他功课。樱井翔也是很时尚的,他总是穿着最新最酷的运动鞋,会戴当时还没什么人敢戴的美瞳。硬是要说出樱井翔一个缺点的话,松本润觉得大概就是他强大的气场吧,也不是不好,只是每每放学和他一起回家的路上,有同校男生女生想和他打招呼,却被他的气场吓得不敢上前,这时候为缓解气氛,松本润会投以那些同学一个大大的微笑并附上一句你好。

在樱井翔的眼里,松本润是个很可爱的人,虽然用可爱来形容一个男孩子不算合适,但是每次看到他像包子一样的脸,他都想伸手戳一戳,有次他真的这么做了,戳了他的脸,小孩子的皮肤就是好啊,软软的,滑滑的,他当时这么想。“你干嘛?”松本润吓得弹开,错愕地看着自己。“呐,小润,你是不是吃包子长大的。”然后他自己捂着肚子大笑,后面的事情只记得松本润红透的脸因为生气鼓了起来,然后,更像包子了。小时候起,妈妈就会给自己灌输思想,“小润比你小,要照顾他呀。”不用父母说自己也会这么做啊,所以樱井翔形成了一个习惯就是什么都护着松本润一点。其实松本润是很受欢迎的,不过他本人好像没意识到这一点。每次有同学跑来打招呼,他都愿意回应他们,然后第二天同班的同学就会跑过来问自己,松本润和自己是什么关系,想和他做朋友。樱井翔心里会想,这个笨蛋,就是很温柔,不怎么会拒绝人。松本润是个很有想法的孩子,时不时会在聊天的时候提到,这个时候,自己会惊讶地发出感叹:“欸?我没想过耶,小润真厉害。”要是说松本润有什么缺点,大概就是刚刚提到的,不怎么会拒绝人吧。


本来他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的,一起学习,一起聊天,一起去看花火大会,但随着成长,人还是要变的。樱井翔考进了很好的高中,这是松本润再怎么努力也考不进的学校。松本润在樱井翔的房间里和他玩游戏,玩到深夜也没有什么想睡觉的心思,一直闹腾发出的笑声,让樱井妈妈有些苦恼,在楼下冲着房间喊:“还睡不睡觉呀。”两个人自知闯祸了,立马捂上了嘴,然后看了看彼此,小声地笑着。后来不知沉默了多久,松本润开了口,“翔君,我不想去上高中了。”他有这个想法很久了,只是一直不敢说,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房间的气氛变得无比尴尬。松本润看着面无表情的樱井翔有点不安。“为什么?上高中去啊,上学多好啊。”松本润像呼出一口气,像是叹气又像松了一口气,说着,“嗯,我知道了。”就这样结束了这个话题。没了心情,人也开始有点困了,于是决定睡了。之后的之后也没再提起这个话题,两个人还是像平时一样打闹。松本润考上了还算不错的高中,上了高中后,大家都变得忙碌了。樱井翔除了上课还要去补习班,松本润不能总是去找他了,但是他还是会事先问好什么时候到家,然后到时打电话给他。要是学习上遇到了困难,也还是会向他请教,约在家或者外面。唯一与以往不同的是,自己要再三确认没打扰到樱井翔的情况下。


时间在飞快地跑,樱井翔要毕业了,毕业前的晚上,松本润久违地去他家,打开窗户,两个人撑着头看着夜空里的星星。
“翔君,明天你毕业,能答应给我你制服上的扣子吗?”
“嗯……可以啊,我可以给你我袖口上的那颗。”
……
“小润,你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啦,翔君是我可爱的翔君。”
“哈哈,是喜欢还是爱?”樱井翔笑笑看着他。
“这就有点不一样了吧。”
“……嗯。”
松本润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樱井翔如约把扣子给了他,给的时候还开玩笑说:“别弄丢了!很珍贵的。”松本润狂点头,然后瞥见了樱井翔校服的第一颗扣子没有了,有点恍惚。“翔君?”他指了指。樱井翔挠了挠头,“哦,你说这个啊,这个我先收好了,要以后送给最喜欢的人的。”松本润很想问是喜欢还是爱,但想想不管哪个都和他没关系,他就没问。第二年,松本润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樱井翔是目送他出门的。

松本润念完了高中,就不再读书了,相反考上了庆应的樱井翔更忙了,松本润每次打给他,他都在学习,他半开玩笑地说,“我总是牺牲我的睡眠时间在学习。”松本润帮不上忙,他慢慢意识到自己从来没帮过樱井翔,一直都是樱井翔在帮他,不管是什么,他总在松本润的前面帮他解决问题。总是理所当然地去找他,让他帮自己,自己没做过什么为他着想的事。自己以前说过喜欢他,却什么都没做过,自己也是男子汉,却依靠着别人。慢慢这种想法多了,就越是生气,松本润开始易怒,开始叛逆。违背父母甚至冲撞父母,跟人说话的语气都是拽上了天。过完十九岁生日的时候,他决定要逆一逆所有的人,他总是顺着别人的意思去做,父母的,翔君的,让他上高中他就去上,翔君护着他他就站他身后。他现在不要,不要做那个跟在樱井翔身后的松本润。他开始去打工,无论是多累的多辛苦的工作,他都想做。学历不算太高的他,在便利店打起了工,本来可以轮着班次做,可是他想做晚班,他想什么都去尝试,什么都是接触。樱井翔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还是说话很冲,樱井翔也不生气,就是耐心地和他说。樱井翔约他出来的时候,他十分努力地想克制住内心的烦躁,他想在他面前表现得好一点,但是事与愿违,他差点和路人吵起来,最后意识到是自己的错,头也不回地走了,身后传来樱井翔忙跟路人道歉的声音。

松本润觉得自己错了,他彻夜未眠想着从以前发生到现在的所有事情。想久了,好像就想明白了,于是拿起手机给樱井翔发了个简短的短信,
“明天晚上8点,公园门口见。”
发完他也不等回复就睡了。邮箱里的那封未读短信就写了一个字,好。
晚上松本润提早了半小时来门口等,内心十分忐忑,他拿出了裤子口袋里的烟点了一根,吸烟是毕业后学会的,烦躁的时候,想缓解一下压力。8点的时候,他看见樱井翔从远处走过来,他立即掐灭了烟头。
“等很久吗?”他说。
“没有,我们进去吧。”
松本润走在了前头,找了一块草地坐下。
“喂,你这样乱踩草坪可不好。”
“得了吧。”
“你想说什么?”
“樱井翔,我不想跟在你身后了,我受够了,我不需要你帮着我。你说什么我都信,你说什么我都会去做的那个我,我现在非常讨厌,我要成长,要长大,不再给你添麻烦。”
“润……”
“你还记得你一起问我的那个问题吗?喜欢还是爱,我当时说不一样,我那时候没有资格说爱你,虽然我们都了解对方,但是没有明白对方真正要的并且想表达的是什么,以为别人给的你就只要接受就好,简直大错特错,翔君……”松本润越说越激动,抓着樱井翔,看着他。他的眼睛很亮,很吸引人。
“嗯?”
“我想要努力长大,总有一天会跟你并肩而立,那时候我们是互相的骄傲,那时候我再说爱你。”
“傻瓜呀你。嗯……那么等你哪天说了,我再把制服上的第一颗扣子给你好了,我真的放了好长时间了。”樱井翔使劲揉着他脑袋上的头发。
“我喜欢你很久了,润。”
“我也是啊,翔君。今夜月色真美。”
两个人躺在草地上仰望着天空,十指相扣。
“今夜月色真美。”


END
————————
如果有人看到这里的话,我表示很开心( ̄▽ ̄)~

评论(2)
热度(19)

© 未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