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律师出游记

嗯。。。感觉bug多,水仙(?)向。

忘了说…写的是小律师进斑目律师事务所之前的事,所以里面没有事务所里的小伙伴啦。

啊,又忘了说,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感觉自己很健忘。。。)
――――――――――
阴沉的天空,闷热的空气感觉重重地压在人的身上,让人喘不过气。刚拿起刀又放下,没有案子,连做料理的心情都没有。最近一直没什么案子接,所以明石趁机偷懒溜走了。
"拜托了,我想请个假。"
大翔摸了摸耳朵,看着窗外。看着拜托不好使,明石立刻土下趴。
"拜托了,难得没有案子,不然在我过司法考试前,我就得累倒不起。想想我的老母亲和妻子……"
"没有妻子吧。"
"反正,我也好久没去看我父母了,你想想每个父母都每天期盼着有所成就的儿子回……"
"那还是不要回去的好啊。"大翔打断了他的话,笑着看着他。
"你忍心看着你的助手累倒吗?以后还有谁会帮你买糖?"说着明石佯装快哭了出来。
"嗯……那好吧。"
"太好了,我一定会给你带特产的,那么再见啦!"说着冲出了门。
回忆结束,看着面前空空的盘子,大翔揉了揉耳朵,随即想从包里掏糖。结果发现只剩下一颗,皱了皱眉拆了最后一颗的包装,塞进了嘴里。想着该买糖时,才发现明石回老家了。
"啊……自己去好了。"顺便转换一下心情。
外面还下着雨,空气依旧闷热,大翔撑伞来到常买糖的店,但是与往常不同的是,店门没开,门上挂着个牌子,写道:
"因店主有事,需要关店一周,一周后照常开店,到时也请多关照小店。"
"运气真差啊。"大翔踢了踢脚边的小石子,脸上的表情捉摸不定。
"干脆我也去逛逛好了。"
店里,坂东表哥一进店就看到深山拖着个行李箱,走进店内,他指了指那个行李箱,
"你拉着行李箱要去哪里?出走?"
"我打算出去玩玩。"
"诶?哪有钱让你能出去玩?你接到现在的案子不都是亏的吗?"
深山拉着行李箱,走到门口,背对着坂东桑,
"我可以向别人借啊。"
"你哪里又可以借的人?明石不是回老家了吗?"
深山转过头,笑着盯着坂东,坂东被他盯得心里发毛。突然,一个想法从他脑中一闪而过,
"你不会要向我借钱吧?我可是做小本生意的……"
"诶?我好像记得上个月,我在哪里做了道菜,被店里的客人看上想尝,有个爆炸头老板死皮赖脸地让我又做了一份,后来就直接加到了菜单上……"坂东桑眨了眨眼睛,
"上上个月,好像还是那家店吧,有个客人在店里闹,爆炸头老板好脾气地跟那个客人说,我们这里有律师,想干什么可以和他谈,然后那个闹事的客人就跑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借给你钱,记得下次接了案子,先把钱还我。"说着,走向他的房间,不久出来时,把钱递给了深山。于是深山也收进了自己的钱包。
"我下次赚了钱肯定还你……"说完,就有一个大叔走进了店里,对着深山说,
"真是谢谢你了,年轻人,还帮我看着箱子。"
坂东桑惊讶地看了看大叔,又看了看深山,感觉受到了成吨的伤害。
"那么,再见了。"深山走后,店内只剩下呆坐在椅子上的店主表哥。
一直听说京都有一家很受欢迎中华料理店,深山很想尝试一下,所以寻着导航,来到了这家店门口。深山抬头看了看招牌,确认地点了点头,随后推开门进去了店内。
"欢迎光临。"店主客气地点了点头。"真不好意思,小店今天被包下了,可以的话,请明天来光顾小店。"
"嗯?"深山歪着头,真是一天的不走运啊。"他要来一整天?"
"这倒不是,客人十二点半会来。"时钟此时显示十一点四十五分。
"嗯?那还有时间。我可以在他来之前吃完离开。"
"可是客人包下了一整天…"
深山微笑着看向窗外。"一直呆在这的话,不知道能不能遇到那个出手阔绰的客人?"
店主立马慌了神,觉得对方实在不好惹,于是干脆照他说的做。十五分钟后,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摆在了深山面前。他看了一眼面前的食物,不太高兴地皱眉,拿起筷子,挑掉了面里的香菜,随后满意地笑起来,念道"我开动鸟。"店主感觉一怔。刚准备下筷子时,感觉店门被打开了。深山听到店主慌乱跑到门口的脚步声,细微的声音传入耳中,"您怎么提前来了?",大致猜出是包下店的客人。
跟在他旁边的人,看见有人背对他们坐在店里,于是赶紧向店主询问情况。店主一脸无奈,并向他们吐苦水。"哈?!谁胆子这么大?"来者看了看背对着他们的深山,怒气冲冲地就向深山冲来,一下子坐到深山对面的位子上。深山看到他带着个大大的墨镜和大大口罩,脸被遮了大半,头发十分卷曲,就像泡面,内心正打算吐槽这过时的卷发,只见对方拍了桌子,凑到他面前,一把扯下自己的墨镜和口罩,瞪大的眼睛立马显现出来。
"简直……一模一样。"对方上下扫视着深山。深山也惊讶极了,只是动作幅度没那么大,他只是捏着自己的耳朵。
"简直吓了一大跳,西门,你来看。"对方向门口招了招手,然后又一个人震惊了。"司,你不会有个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吧?"深山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会他们,打算继续吃面。"你哪里来的,看到我竟然没感觉?你知道我是谁吗?"对方被深山这漠不关心的态度给激怒了,冲着他大声说道。店主感觉汗已经湿透了衣服,简直不知道该做什么。悲哀地念叨着这种事怎么就被我遇上了。
"你怎么不说话?"越是逆着他,他越是好奇。"我们也没什么冒犯的意思,但这是我们先包下的店,本身就是你有错在先,现在又不说话,我们很难解决问题。"西门为了缓和僵局,冷静地讲给深山听。
"我知道的,所以一开始我就打算吃完就走。"
"你什么时候吃完,难道还想让本大爷等你?
"嗯?"深山笑着看了看他。"喂,不要顶着和我相似的脸,这样阴阳怪气的。"
"嗯?"
"算了…西门,我们先点吧。"西门表示赞同后,叫来店主打算点餐,店主说话的声音都是抖的。不久,又上来两碗面。他挑掉了碗里的香菜,看到深山之前挑掉的香菜,他惊讶地说"你也不喜欢香菜?",忽然发现深山面的汤色和自己不同,然而他很确定应该是同一款面。
"为什么你汤色这么深?"他噘了噘嘴问道,看到摆在他碗旁边的小盒子,他一把抓过来,
"这是什么?像是调料。"
深山瞪了他一眼,抢过盒子,放在自己那边。
"本大爷就拿来看看,呐呐,你加了什么?"
深山挤了一点加在他的汤里,他嫌少,一把抢过,挤了很多在里面。深山阴沉着脸。
"哇,果然差好多,这个更美味。"西门舀了勺汤,尝过之后表示赞同。
"虽然一开始很讨厌你,不过觉得你蛮有意思。"然后他咦了一声,指了指深山胸口的徽章。"原来你是律师……"他像是想到什么,"正巧之前集团出了个案子需要上庭。要不你帮我?"
"你不是说交给西田解决了吗?"
"这家伙挺有趣,交给他也可以,他搞砸也没事,我不认为他能跑的掉。"
一听有案子,深山眼神都亮了,感觉来了兴致,加上他也觉得对面那个家伙有点意思,感觉合作应该不会太差。
"有兴趣吗?小律师?"
"嗯?"
"……"
"可以。"说着从包里掏出本子和笔,手放在耳朵旁,凑近听他说。"你出身哪里?"
"我是道明寺司,道明寺集团你没听过?你叫什么?"
"嗯?"
"喂!"
"我叫深山大翔。"

评论(6)
热度(18)

© 未卷 | Powered by LOFTER